【周末特稿】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中超重启主客场南粤球迷力撑华南四虎

“不管广州队战绩如何,不管阵容面貌如何改变,只要广州队在,我都会去现场造声势”“我很享受在越秀山体育场度过周末,一个晚上,两个小时,有一支球队会为了你的呐喊去前进、争胜,踢出赏心悦目的足球,这种感觉我非常知足”“我相信深足很快就能回来,我们球迷也一定会有比赛看”“希望圆梅州球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超梦!如果惠堂体育场完全开放,保守估计会有两万名球迷来现场助威”……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是南粤球迷对于中超即将恢复主客场制发自肺腑的心声!

2022赛季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将于8月5日重启,时隔978天后重启主客场制,华南四虎也将真正“回家”——广州队选择花都体育场为主场,广州城队将重回越秀山体育场,梅州客家队则继续在五华奥体中心惠堂体育场征战,深圳队已确定无法回归龙岗大运体育中心,主场是设在佛山市的南海体育中心,还是第三方赛区?尚未最后敲定。

对于广州队球迷而言,亚冠冠军和中超冠军的美好记忆大多留在了天河体育中心。由于要筹备2023年世界田联接力赛,天河体育中心计划翻新,无法承办广州队2022赛季的主场比赛,因此广州队最终将主场设在只有6000个座位的花都体育场。

“自中超恢复主客场的消息传出后,我们球迷协会的讨论群就炸了锅!有的球迷说花都体育场好,有的说大学城体育中心交通更为便利,大家讨论得不亦乐乎。”球迷那朗宁告诉记者,由于广州队本赛季人员变动大,且成绩不理想,群里已沉寂许久,如今广州队的“回家”让广州球迷重新找回了久违的归属感。2013年广州球迷聚集广州塔观看亚冠决赛电视直播

从《上山睇波》中的“齐齐上山睇波,齐去高歌,这山谷中,你我一起去搏”,到《广州队》中的“歌声中,广州队,越秀山中的霸气”。在那朗宁看来,这是老一辈广州球迷的情怀,是广州球迷文化的代代传承。

从越秀山体育场到天河体育中心,那朗宁见证了四万多名球迷齐喊“广州队”的震撼,也经历了上赛季冷雨中在球场外高唱《海阔天空》的热血。

“2019年广州队在主场战胜上海申花队夺得八冠王时,我们球迷聚集在南广场挥舞旗帜一同庆祝,现在回想起来都特别激动,那一刻球迷们真的特别享受。但最感染我也最特别的还是上赛季中超,我们在天体场外为球队加油,我记得当时气温很低还下着小雨,我穿得很单薄,但依然为球队摇旗呐喊,看完比赛走向球队大巴的路上,大家一起高唱《海阔天空》,现场的气氛感动着每一个人,那一刻感觉一股暖流在身体流动,充满了力量。”

对于广州队的现状,那朗宁很清醒也很理智,“第一阶段的6分是符合预期的,尽管现在球队的号召力已大不如前,但不管成绩如何,球队人员如何变,只要广州队在,我依然还是会去现场支持。希望我们球迷所做的一切能够帮到困境中的广州足球,哪怕这点力量微不足道。”广州队主场:花都体育场(临时)

明鑫2013年就成为广州队的忠实粉丝,她最美好的回忆与那朗宁如出一辙,“2019年中超最后一轮,我们提前4小时进场布置横幅,从比赛开始到结束,南看台的助威声浪从未停止过,现场气氛是我记忆中最火爆的。”

明鑫最大的心愿是时隔三年能有机会去现场为球队助威,最大的期待是球队能多赢球,顺利完成保级任务。“去年我们在场外的加油声传进场内,对球员也是一种激励。如果有机会开放主场,球迷将是广州队挺过难关的最大动力。”明鑫说。

对不少“老广”球迷来说,越秀山体育场与他们的看球经历从一开始就牢牢地绑定在一起,甚至可以说,对广州城队的喜爱,在一定程度上正是来自于与越秀山之间那段难以割舍的情感。

“我很享受在球场度过周末,一个晚上,两个小时,有一支球队会为了你的呐喊而去前进、争胜,踢出赏心悦目的足球,这种感觉我非常知足。”1992年广州太阳神时期便在越秀山体育场看球的维记说道。当年的越秀山体育场,在硬件设施上难以与现在相提并论。广州城队球迷为球队摇旗呐喊

维记记得,那年甲A联赛广州太阳神队主场迎战辽宁队,比赛恰逢大雨,彼时辽宁队利用长传冲吊打法在遍布积水的草地上完全压制了以地面短传渗透为主的太阳神队,这场比赛的结果至今令他扼腕。

如今的越秀山体育场,经过一番改造后,再不会因雨势出现类似情况。面对目前球队所面临的窘境,维记相信回到主场以后,竞技层面会有所改观。

“一起喊,一起撑,广州城!”这是广州城的球迷口号。作为广州城队的资深球迷和龙狮运动的传播者,维记创作了多首助威歌曲, 还把醒狮这一岭南特色文化带到了看台上。

在学生时代多次担任体育委员的他一直享受在看台上指挥助威的快感,这种集体战斗的感觉酣畅淋漓。

与维记不同,18岁的年轻球迷肥仔对越秀山体育场的情感源自球队。2017年,肥仔与父亲在地王广场偶遇广州富力与天津权健的门票销售,观赛两次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抹“蓝色”。

肥仔自豪地表示,广州城俱乐部几乎每次的球迷开放日和球迷活动他都有在场,只有这时,他才会忘记越秀山体育场前100多级台阶带给他的疲惫感。

中超联赛近三年的封闭办赛期间,流动的第二主场成为广州城队球迷聚集在一起为球队打气的地方。逢比赛日,第二主场为球迷提供了一个团建的场所,从美食到与足球相关的游戏互动,这让球迷们在无法去到越秀山的日子里也能体验到球迷社区的氛围。广州城队主场:越秀山体育场

维记所在公司通过VR(虚拟现实技术)将第二主场搬到了线上展示,肥仔也提到,本赛季第一阶段的赛事他都有去到第二主场支持广州城队。如今,线上看球有望转为线下,球迷有机会重回越秀山体育场,维记和肥仔别提多兴奋。

谈起第一阶段的低迷状态,维记和肥仔坦然接受一切,但也对球队回归主场后的表现充满期待,“以目前的人脚完全有机会赢下两回合的广州德比”。

在社交平台上,一位头像为广州城队徽的用户提到他最喜欢越秀山的一点,就是坐在看台迎面吹来的轻风,这是越秀山独有的魅力。两年半过去了,越秀山的风未变,广州城队的球迷们也在坚定地守望着属于他们的蓝色梦想。

2022赛季中超10轮战罢,深圳队以5胜1平4负的战绩位列积分榜第7位,也是积分榜排名最高的广东球队。对比人员流失严重的广州队和广州城队,以及刚刚升上中超的梅州客家队,深足被视为最有机会在本赛季取得突破的广东球队。深圳队主场:大运体育中心

然而,深足在第一阶段的表现只能算中规中矩。虽然深圳队这段时间一直为主场落在深圳而努力,但至少在第二阶段初期,深足仍将在中立主场作战。而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无缘主场作战的深足必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事实上,自升入中超以来的四个赛季,深足仅在主场深圳大运中心踢了一个赛季的比赛。2019赛季,作为升班马的深足仅排名倒数第二,但本应降级的他们因天津天海队退出,获得了递补参加2020赛季中超联赛的资格,而中超在2020和2021赛季均采取赛会制,深足始终在外漂泊。从目前来看,深足回归主场的脚步只能暂时放缓。

深足暂时无缘主场作战,除了对球队影响不小外,最伤心的恐怕就是深足球迷了。25岁的小孙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他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的蜕变,自然也成了深足的粉丝。

虽然过了三年多,但他还清晰记得2019赛季中超揭幕战,阔别中超七个赛季的深足以3比1击败河北华夏幸福。

提起那场比赛,小孙侃侃而谈:“塞尔纳斯太厉害了!他一个人就创造了三个进球,现在深足都没有这种类型的球员了。当时深圳好久没有中超比赛了,现场球迷很疯狂,能坐六万多人的大运中心坐了一大半,气氛真的很好!”

在听到深足第二阶段无法回到主场的消息后,小孙除了失落也有几分理解:“深圳目前确实还不适合承办大型比赛,但我相信深足很快就能回来,我们球迷也一定会有比赛可看。”

目前,深足的备战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据深足有关负责人介绍,除了戴伟浚、徐越、徐浩峰、叶力江四名被抽调参加东亚杯比赛的球员外,其余球员已于22日重新集结。

由于过去两年承办了中甲和中超赛事,梅州赛区在赛事组织、防疫要求等方面已积累丰富经验,本赛季中超第一阶段的12场比赛在奥体中心惠堂体育场进行,草皮等硬件设施也备受好评,该球场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梅州客家队的主场。梅州客家队主场:奥体中心惠堂体育场

尽管尚未确定主场何时向球迷开放,但梅州客家球迷会早已着手筹备,“我们已经在设计横幅和旗帜,据我所知珠三角地区和潮汕地区的球迷朋友也在组织,只待主场开放。”梅州客家球迷会长邓远彬告诉记者。

梅州客家球迷会成立于2013年,目前会员人数1500人左右,这只是“足球之乡”全民皆足球的缩影。作为“世界球王”李惠堂的故乡,全国唯一拥有“一城双超”的县城,梅州市五华县足球历史悠久、足球文化浓郁,且拥有着广泛的足球群众基础,梅州人对于足球的热爱是刻在骨子里的。

“以前梅州客家队的主场比赛,更像是整座县城的节日,男女老少都会穿着梅州队的球衣来到赛场 为家乡球队打气,五华县体育场统一响起‘梅州’‘加油’,那声浪震耳欲聋,满满的幸福感。”2013年以来梅州队的主场比赛,曾志强一场未落,他告诉记者,梅州客家队的主场氛围一直很震撼,无论比赛输赢,开场和结束都会喊出口号进行互动,甚至有热情的梅州球迷在中场休息时给客队球迷赠送球衣。

“球迷是球队的第12人,我们早已与球员、球队融为一体。也有球员表示,球迷的呐喊助威声,是球队前进的最大动力,这份激情让他们消除了疲劳感,我们的加油声震慑了对方球员,也鼓舞了自己的球员。”

曾志强欣慰地表示,梅州客家队近年从中乙一路冲上中超,让五华的球迷队伍日益壮大,足球文化蒸蒸日上,球迷之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梅州客家队让我们球迷真正有了归属感!”

邓远彬和曾志强一同见证了梅州客家队2013年的冲甲失利、2014年的一步之遥以及2015年的成功冲甲,期间痛心、难受和欣喜的情绪夹杂其中, 也伴随着球队一路成长。

而最刻骨铭心的时刻当属去年最后一秒的绝平冲超,“由于梅州队后三轮打平就可以冲超,我们球迷会一早就准备了庆祝仪式,从惠堂奥体中心和县体育场来来回回等了三次,很庆幸能在最后一秒把准备好的锣鼓和舞狮在全国球迷面前展现出来。”邓远彬感慨球迷会精心布置的庆祝仪式险些泡汤。

曾志强等球迷将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称为“9523”(桂宏的进球时间95分23秒),“过程非常煎熬,扳平的那一刻瞬间点燃了整座县城,球迷们疯狂地呐喊、欢笑,喜极而泣的泪水交织在一起,我感觉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球迷。”

在梅州成为新赛季中超的三大赛区后,邓远彬带领球迷会满心期待地策划组织了各种宣传活动,为赛区也为家乡球队造势。

曾志强告诉记者,所有客家球迷早已望眼欲穿,希望在疫情防控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够有序开放主场,圆梅州球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超梦。

邓远彬毫不夸张地表示:“惠堂体育场可容纳2.7万人,如果完全开放的话,保守估计起码会有两万人来到现场助威。”作为梅州队的第12人,邓远彬和曾志强等梅州球迷渴望在现场与球队共战、共情,共同高歌“梅州”“加油”!梅州客家队球迷为球队助威

作为中国体育行业的第一大赛事IP,中超联赛能够恢复主客场制,对于低谷中的中国足球堪称一剂“强心针”。足球运动终归是一项线下运动,离不开主场文化和球迷文化,迎回阔别已久的主客场制,这是众望所归的结果。

困难重重的中国足球依然拥有如此多的忠实球迷,恰恰也证明了这项运动的魅力和价值。正如不离不弃的广州球迷对广州队所言:“不曾在你巅峰时慕名而来,也未曾在你低谷时背身离开!”

尽管广东四支中超球队面临各种困难,但球迷矢志不渝的支持,必将成为华南四虎披荆斩棘、冬去春来的最大动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