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米兰的复兴从一场“死谏”开始

当AC米兰名宿博班在电视机前,目睹老东家再次捧起意甲联赛冠军奖杯时,他一定会对自己两年前的那次炮轰颇为骄傲。

用博班自己的话说,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仍然会做出相同的决定——牺牲自己,捍卫AC米兰。自杀式谏言

2020年3月,AC米兰俱乐部发布官方公告,称以“正当理由”解雇俱乐部首席足球官博班。

这一公告立刻在意大利足坛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正当理由”实际并不能摆上台面。博班被解雇的线月底他对媒体公开暗示俱乐部CEO加齐迪斯越权,称后者绕过自己和技术总监马尔蒂尼,以及另一位体育总监马萨拉,直接接触了德国教练朗尼克。

其时AC米兰内部关于帅位的争论由来已久。赛季之初马尔蒂尼和博班曾联手敲定詹保罗作为球队新帅,但这位被给予厚望的主教练上任后把球队成绩带的成绩一塌糊涂,因此在111天后就被解雇,成为AC米兰队史最短命主教练。随后以马尔蒂尼为首的竞技事务管理层,又敲定了皮奥利成为詹保罗的接任者。

也许是对马尔蒂尼团队不再信任,也许是要贯彻美国老板打造青年球队的战略,尽管球队成绩在皮奥利接手后止跌企稳,可CEO加齐迪斯还是绕过了其他管理层,直接联系了以建队、培养年轻人著称的德国教练朗尼克。执教111天就下课的詹保罗继任者皮奥利

CEO加齐迪斯之所以敢于绕过整个管理层做决定,自然是得到了美国老板的直接指挥,事后媒体的报道表明,与加齐迪斯一起接触朗尼克的人中就包含俱乐部母公司埃利奥特基金会的高层成员。而后来博班状告AC米兰时的法庭证言更是直接证实了这个说法:作为证人,作为AC米兰体育总监的马萨拉在法庭作证确认,加齐迪斯曾电话告知自己,他与董事会成员福尔拉尼一同会晤了朗尼克。

马萨拉同时还确认,前北京国安主教练施密特也在AC米兰救火主教练备选名单上。CEO加齐迪斯,曾负责美国足球大联盟市场开发部门,加盟AC米兰前是阿森纳CEO朗尼克

由此看来,招揽朗尼克的确是AC米兰高层的授意,而博班可以说是以自己在球队的前程为代价,用这种近乎于自杀堵枪眼的方式挡下了高层的越权操作。为什么不能是朗尼克

实际上在博班公开炮轰管理层之前,AC米兰内部对朗尼克即将“驾临”的反感就已经非常明显。

早在2020年2月中旬时,马尔蒂尼接受采访时被问及关于朗尼克执教AC米兰的传闻,马尔蒂尼直接给出了定论:“我认为朗尼克并不适合AC米兰。“

马尔蒂尼与博班两人,一前一后、一个对外一个对内、一个直接一个暗示,显然已经代表了AC米兰球队管理层的态度:朗尼克不受欢迎。

那为什么AC米兰的管理层对朗尼克如此反感呢?这还要从朗尼克自己说起。朗尼克成名于德甲小球队霍芬海姆,随后又在奥超的萨尔茨堡红牛践行了自己的足球理念。不管是在霍芬海姆还是在萨尔茨堡红牛,朗尼克都是类似于弗格森在曼联的角色,他不仅负责球队技战术,更全权负责引援和球队建设。

而这次朗尼克与AC米兰的绯闻,显然意味着AC米兰球队管理层大洗牌,德国媒体曾透露,为了执教AC米兰,朗尼克挑选了二十人的团队。

主教练带团队加入新球队不稀奇,可哪个主教练能带二十个人来?而且,朗尼克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特意强调,自己更在意球队能给多少权限。所以如果朗尼克真的加盟AC米兰,技术总监马尔蒂尼、体育总监马萨拉和首席足球官博班都会靠边站成为摆设,如果说马尔蒂尼尚且可以凭借自己的威望保住名义上的总监位置,后两者则很可能会被扫地出门。甚至意大利媒体曾报道称,加齐迪斯希望马尔蒂尼降级以助手身份加入朗尼克的团队。

事已至此,哪怕以纯宫斗的角度来看,AC米兰管理层集体造反都已经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对于马尔蒂尼和博班而言,抗命顶掉朗尼克却还有更重要的意义。

众所周知,AC米兰拥有大量球迷,除了因为球队在二十一世纪前十年中欧战成绩出色外,还因为这是一家具备人情味的俱乐部。这种人情味体现在对老将的关怀,以及对俱乐部历史传统的尊重上。

在石油老板们掀起金元足球之前,AC米兰走的是人情路线。尽管彼时米兰也能给球员开出高薪,但吸引球员们绝不只是高薪,而是球队内部的氛围,以及对老将的关怀。AC米兰很少会与球队功勋闹僵,很多离开米兰的球星也都会一再表达自己对这支球队的喜爱,伊布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而AC米兰在选择主教练时,不仅优先考虑意大利本土教练,更是有条不成文的规定:为米兰效力过的球员一定会被优先考虑。从2001年至今,AC米兰的11任主教练中,只有3人来自意大利之外,而这3人之中,莱昂纳多和西多夫又都是米兰的功勋。既不是意大利人,又非米兰名宿的只有米哈伊洛维奇一人。本田圭佑与米哈伊洛维奇

作为高位逼抢的爱好者和倡导者,朗尼克的战术对球员体能要求非常高,往往只有年轻人才能在漫长的赛季中有体能一直保证这种战术的效果,而走青年军路线显然与老板的思路相符——美国人的最终目的,其实在于出售俱乐部赚钱。那么减少投入,多开“彩票“,让年轻球员身价升值,自然而然就是球队未来的目标。

然而,这样的定位肯定并不符合AC米兰的传统和历史,或者至少不符合马尔蒂尼、博班和他们那一批人所代表的AC米兰,这样一番操作下,AC米兰很可能成为下一个“欧洲黑店”,成为专为其他豪门提供巨型半成品的青年球员加工厂。

这样的方向或许能帮助米兰稳定成绩,甚至回到欧冠赛场,可对于拥有7座欧冠冠军奖杯的AC米兰,这样显然是不够的。

因为AC米兰对于他们而言不是混饭吃的工具,更代表了一种荣耀和归属感,他们无法容忍一支倾注了自己全部青春和梦想的豪门,在自己的手上变成一支彻底躺平认命的欧洲二流球队。所以在博班炮轰加齐迪斯的那篇采访中,这位米兰名宿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俱乐部的拥有者也必须表现出尊重,把球队竞技方面的问题留给那些代表这家伟大俱乐部历史和价值的人去处理。“

AC米兰的宫斗剧,在2020年6、7月之间被推上高潮后戛然而止。7月初,各大媒体还都在说皮奥利不会续约,甚至马尔蒂尼、伊布、克亚尔也都留不下来。可仅仅十几天后,皮奥利就拿到了续约合同。

也许美国老板的转向,并不像媒体所报道的那样突然,可美国人也绝不会早早就有了结论,否则6月份时伊布为何还要公开质疑加齐迪斯?

时至今日,AC米兰已经再次易主,但埃利奥特基金会的高层,从未对于这场宫斗有过任何解释。对于美国人态度的变化,一切都只能依靠揣测。埃利奥特基金会接手AC米兰本就有些意外。当时中国商人李勇鸿从埃利奥特借款收购AC米兰,到期却还不上钱,埃利奥特这才为了止损被迫接手球队。

接手AC米兰后,埃利奥特在米兰球迷心目中一直是很矛盾的形象。他们积极为俱乐部偿还各类欠款,确保俱乐部财务稳定健康,积极参与到新球场的修建计划中来,还为球队带来许多年轻球员。可另一边,他们对成名老将持怀疑态度,又严令马尔蒂尼削减球队工资总额,严控薪资结构。

不管是帮俱乐部还款,还是建设新球场,都是提高俱乐部估值的好办法。严控薪资结构,对高薪老球员保持警惕,同样也是担忧老球员会烂在手里,成为甩不掉的垃圾合同。说白了,美国人并不真的关心谁负责AC米兰的竞训事务,他们只关心谁能帮自己实现让球队升值的目的。在皮奥利出任救火主帅其间,美国人同加齐迪斯一起,与朗尼克眉来眼去,就是因为朗尼克过往的经历和理念,看起来似乎更容易达成美国老板的目标。

而马尔蒂尼、博班、马萨拉等人,未必就没有按照美国老板的部署在运营俱乐部。所以博班在炮轰加齐迪斯的同时,也显得非常冤枉。“我们冬窗进行了很多努力,出售了一些球员,降低了球队的工资水平。我们被要求降低球队的平均年龄,我们也做到了。”

此外,博班还不忘强调,他们与朗尼克的不同之处。“我们也保持了阵容正确的新老结合,冬窗的结果说明我们是正确的,你们都可以看到球队里的年轻球员在一些老将加入之后进步迅速。”可以说博班最后的这句线月之间,不懂足球的美国老板很可能还没听懂。甚至美国人当时对马尔蒂尼和博班是失望的,毕竟马尔蒂尼和博班买来的年轻人一直没打出身价,而哥俩力荐的詹保罗成了队史最短命主帅,他们带来的救火队员皮奥利,让球队以0-5的耻辱比分输给了亚特兰大。

可到了赛季结束时,美国老板可能已经醒过味来。看着将球队从保级区带回欧战区的皮奥利;看着马尔蒂尼亲自挑选的左后卫特奥打出了惊人的数据,身价从加盟时的2000万欧飙升到近5000万欧;看着众多年轻球员在伊布、克亚尔的带领下,进步神速。

美国老板才如梦方醒,足球不是美式运动,足球需要传统和时间,哪怕走上了正轨,也不可能瞬间化腐朽为神奇。那么既然马尔蒂尼团队同样能完成美国老板的目标。那为何还要得罪这位米兰的旗帜,得罪米兰球迷,转而去签约年薪高达600万欧元的朗尼克?要知道皮奥利续约时的年薪不过200万欧元,哪怕俱乐部向朗尼克支付了200万欧元的违约金,加在一起还不如朗尼克一年的薪水多。花小钱办大事儿,不是很符合美国老板的利益么?有益无害的宫斗

2019年底到2020年初的这段时间内,AC米兰可谓内忧外患。球场内成绩不够出色,场外又频频曝出高层不和的传闻。惊得球队功勋教练萨基都下场劝和,“俱乐部优先于球队,球队优先于个人。我不知道现在的米兰人,懂不懂这个道理。”

显然,包括博班在内的所有人都懂这个道理。在炮轰CEO加齐迪斯时,博班也没有忘记强调团结。“俱乐部的团结意味着分享,意味着尊重,这是大家能够做好自己工作并且感觉舒服的唯一方式。”这场宫斗不排除包含个人权利争夺的成分,但更主要的还是俱乐部的路线之争、道路之争、传统之争。

美国老板提升俱乐部估值的诉求,与马尔蒂尼、博班想要恢复AC米兰往日荣光的心愿,两者之间并不矛盾。马尔蒂尼团队,在大方向上,也一直在积极之行美国老板的策略。埃利奥特基金会接手AC米兰后,提出了明确的发展战略——在财务健康的大前提下,尽快提升球队战绩,从而进一步增加球队收入,形成良性循环。

在这样的战略下,马尔蒂尼、博班、马萨拉三人,先后为AC米兰签下了特奥、莱奥、本纳赛尔等青年才俊。购买年轻人的好处显而易见——保本增值,年轻人如果踢出身价,对于俱乐部来说就是资产增值,就算踢不来转手卖掉,因为年龄优势和较低的薪金,也几乎不会赔本。

可马尔蒂尼等人虽然认可老板的大战略,但对于完全不允许签约老将,以及在转会市场上投入不足,还是颇有微词。对足球更了解的他们非常清楚,完全依靠年轻人打天下是行不通的,年轻人只有在领袖的带领下,才更容易完成蜕变。所以在皮奥利上任后,马尔蒂尼和博班忤逆了美国老板,力主签下已经远离欧洲主流足坛的38岁老将伊布拉希莫维奇。

双方的矛盾,在那时就已经有了些许端倪。最终这些矛盾,以博班自杀式谏言被推向台前,又以皮奥利续约,朗尼克出局而迅速落幕。甚至让外界有些意外的是,这场宫斗不仅没有损害AC米兰的战斗力,反而让这支球队迅速成型,仅仅两年后就拿下了阔别十一年之久的意甲冠军奖杯。正是因为资管双方在矛盾中,都没有参杂过多的个人利益诉求(唯一除外的可能是加齐迪斯)。美国老板一直是冷静和清醒的,他们就是要迅速提升俱乐部估值然后脱手(这是基金会的诉求,不是个人利益)。马尔蒂尼和博班也同样不是为了个人权势,与加齐迪斯、朗尼克以及背后的美国老板斗得你死我活,他们是想让自己心爱的米兰,回到它原本的位置上。所以通过这场宫斗,反而让米兰理顺了各个职能部门的职责权利,让不同部门之间,形成了更有效的协同配合。

实际上,对于美国老板带来的非米兰系成员,马尔蒂尼和博班并不是一味抗拒。始终与他们站在一起的马萨拉也没有米兰背景,而是意大利足坛有名的职业经理人。帮助马尔蒂尼挖掘了卡卢卢、萨勒马科尔斯(这两人在加盟米兰之前都默默无闻,凭借在米兰的优秀表现身价飙升十数倍)等年轻球员的首席球探蒙卡达,同样是美国老板带来的,马尔蒂尼对他却十分倚重。甚至在谈到萨勒马科尔斯时,马尔蒂尼干脆说:“在我们的球探将他的资料给我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即使这样,马尔蒂尼还是签下了这位比利时年轻人,他对蒙卡达的信任由此可见一斑。

正是因为资管双方的矛盾并不局限于具体的人和事,而在于如何提升AC米兰品牌价值的战略路线。因此矛盾化解之后,各方达成了新的共识——必须团结,而支撑团结的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只有各司其职,才能一起将AC米兰做大做强。这也正是博班那篇死谏中,最核心的意思。博班被牺牲掉固然可惜,但他换来的是马尔蒂尼团队更好的工作环境。埃利奥特解雇博班,以此给了自己的马仔加齐迪斯交代,可同时也要求后者收拢自己的权利触角。在关于朗尼克是否适合出任米兰主教练的争斗中,加齐迪斯还曾悄悄布下了暗子,增加了亲信阿姆施塔德特的权限,允许其参与所有转会事务,并只向加齐迪斯一人汇报。随着朗尼克计划胎死腹中,阿姆施塔德特也未能如愿参与转会事务。

随着博班的出局,美国老板理顺了AC米兰的组织框架。赛场之外,全力支持马尔蒂尼、马萨拉为首的业务团队,转会、签约、续约的权限全部在二马手中;CEO加齐迪斯团队,专注于俱乐部大战略、与美国老板的沟通,以及俱乐部的商业开发;赛场内扶正救火教练皮奥利,建立以皮奥利为核心,以伊布为领袖的全新团队。

正是基于宫斗各方大目标的一致,以及美国老板较为出色的管理手段,博班的自我牺牲才没有被白白浪费,米兰的传统和价值观才得以保留。所以他才会在米兰夺冠后说,哪怕再来一次,我还会如此。从始至终,博班和马尔蒂尼做的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事情——永远坚持为自己心爱的俱乐部做正确的事,哪怕这件事会损害自己的利益。

正是这种坚持,让这场原本被视作笑话的宫斗剧,最终却成为了米兰复兴的新起点。

多说一句,中国足球会有博班、马尔蒂尼这样的人么?如果有,哪怕中国足球始终是一滩烂泥,我也愿意像小猪佩奇一样,在这烂泥中起舞,自得其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