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黑与白的痛点

弗格森成为2014年美国最出名的小镇,因为白人警察射杀黑人青年引发抗议浪潮。抗议未平,又因白人警察被免予起诉,怒火再次被点燃,烧、“霸占”商场、占领高速公路、“火烧”近两百个城市、“占领”时报广场……小镇怒火蔓延全美,美国种族主义歧视的伤疤再次被揭开,警察暴力执法、大陪审团制度也成为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

2014年8月9日,一个夏日的午后,18岁的迈克·布朗的尸体在弗格森一条路上躺了四个多小时,经过的路人围观起来。8月9日中午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有不同的版本。

那天上午11点51分,迈克·布朗和朋友多兰·约翰逊在一家便利店买东西,结账时抢了一盒雪茄烟。这一切都被监控录像录了下来。二人走后,便利店打了电话报警。

离开便利店后,两人打算去往约翰逊家,途中遇到了正在巡逻的警察达伦·威尔逊,之后发生的一切扑朔迷离。在约翰逊的证词里,威尔逊在车里冲两人喊道:“快到路边去。”两人回答:“很快就要到达目的地了,马上就要离开这条路了”。在威尔逊的好朋友乔西的描述中,因为布朗两人走在路中间,所以威尔逊当时摇下车窗,对两个年轻人说;“嘿,小伙子们,去路边上走吧”。两个人不仅拒绝,而且冲他喊“我们马上就到了”,还骂了几句。

事件是同一个事件,不同的用词和语气却可能产生不同的后果。之后威尔逊试图下车,一种证词是“车门撞到布朗和约翰逊的身体”,另一种证词是“两个年轻人猛烈地撞击威尔逊的车门,不让他开门。”布朗和警察威尔逊发生了争执,布朗有没有试图夺枪是一个疑点;被击中第一枪后,布朗有没有举起手来示意自己手无寸铁,成为另外一个疑点。

这一惨剧引发了弗格森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抗议者和警察对峙最终酿成骚乱。2014年8月16日,弗格森进入紧急状态。8月18日,密苏里州州长宣布动用国家警卫队恢复秩序,抗议持续整整11天。

8月20日,由12人组成的大陪审团成立,以决定是否起诉威尔逊。这一大陪审团由9名白人(六男三女)和3名黑人(一男两女)组成。陪审员每周定期会面,在不公开的情况下共审阅了60名目击者提供的证词和相关证据。在会面25次后,11月24日深夜,大陪审团作出决定,白人警察威尔逊被免予起诉。也就是说威尔逊不会因枪击事件受到任何刑事追究。大陪审团认定威尔逊在争执中是出于合法自卫目的开枪,威尔逊使用武器合法。

大陪审团的决定再次点燃了弗格森的怒火。布朗的家人说,审判结果让他们“崩溃”。当天,有数百人在弗格森警察局外等待陪审团的决定。消息一出,人群中传来愤怒的喊声。一名女子手持扩音器大喊:“凶手!你们是凶手!”一些愤怒的示威者向警车投石头,砸破车窗玻璃。随后,冲突持续升级,弗格森十几座建筑被纵火,店铺遭打砸,警车被点燃……冲突过程中,传出枪声。警方动用烟雾弹和催泪瓦斯驱散示威人群。

奥巴马发表电视讲话,呼吁民众和平接受大陪审团决定,保持克制冷静。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熊熊怒火点燃全美。

弗格森的怒火,照亮了破碎的美国梦。从华盛顿到芝加哥,从纽约到洛杉矶,从波士顿到匹兹堡,170多个城市爆发抗议示威,人们抗议种族歧视、抗议警察暴力执法、抗议司法不公……

在华盛顿,示威者躺在一家警察局外的人行道上,以“模拟死亡”的方式抗议布朗之死;在芝加哥,抗议者聚集在警察局门口,宣读曾被芝加哥警察射杀的黑人名单,宣读抗议声明、大声朗诵诗歌、呼喊口号;在纽约,人们聚集在时报广场,占领了附近三座桥梁,高喊“举起手,别开枪”;在费城,数百人在市中心;在洛杉矶,人们集会游行,举行新闻发布会,要求警方反省改革……全美国30多个州170多座城市,示威者阻拦道路、桥梁、隧道和高速公路,举行集会和游行。奥克兰等城市甚至也出现了事件。

与8月份最初的骚乱相比,这一轮抗议更加暴力,气氛更加紧张。美国年末的“黑色星期五”大采购也受到了影响。200多名示威者当日下午进入弗格森的加列里亚购物中心,高呼抗议口号,一些示威者在商场二楼躺了4分半钟,“重演”布朗遭枪杀后躺在地上4个多小时的情形。很多商店被迫关门。“黑色星期五”示威还蔓延至纽约、芝加哥、洛杉矶、旧金山等地的商场和公共交通设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